gen2linux的blog

不要問我gentoo linux的東西, 玩一玩就忘記了....

星期二, 8月 15, 2006

 

我不是Linuxer, 但是Just for Fun

第一次接觸 Linux確切的時間我也忘記是何時了? 只大約記得是在大一(1996)時的電腦教室, 聽到同學嘴巴講出這個名詞:"我用Linux架好網頁伺服器了".
當年的暑假, 買了一本白色的 slackware的書, 於是就開始灌了, 記得當時好像還需要5.5吋磁碟片的樣子, anyway, 照著書本做也不是太難.

灌好之後, 太好了, 下一章就是make kernel. = =

因為還未接觸Linux之前我們系上就有幾台Solaris/SunOS了, 所以對這種指令式的操作環境並不是很陌生, 但我怎麼也沒想到make kernel也是 text based, 每一個選項都要選擇....
好啦, 玩完不知在搞啥鬼的 make kernel之後, 下一章就是 X window了,終於有看起來有趣一點的東西了. 啥? XFree86Config跟make kernel一樣, 要一個一個選? 挖勒... 認了. 因為一直搞不定, 結果就是XFree86Config那個設定的按法按到背起來了: Y Y N N [Enter] [Enter] N N...
好啦, X終於出現了, 打開Netscape/上BBS, 沒中文.... orz
找 font? 搞輸入法? 字糊在一起? 亂七八糟一大堆問題要解決, 那年的暑假結束之後, 很無奈的, 雖然玩的很高興, 我從此活在 prompt mode底下了

這段期間, 我的 Linux就跟學校的 Digital Unix工作站 (SysV的另一分支)交替使用. 而不知在何時 Redhat這名詞如星火繚原一樣, 幾乎讓人覺得Redhat等於Linux.

Redhat 4.0好像是我大二的時候的事了, 之後 Redhat 5.0, 6.0, 6.2, 時光流逝, 我也到大四了, 這幾個版本的 Redhat都相當具有代表性. 當時RPM確實是好用, 不過一些比較不熱門的軟體還多是以 tarball釋出, 跟要自己編比起來, package的dependency問題似乎不是這麼critical. 無論如何, 在當時的話還是很難不跟 tar.gz/Makefile打交道.

Redhat 7系列是 security問題多多的版本, 並不是說以前就少, 而是在當時 security issue已經普遍被重視, 效能有了, 接下來就是講求security了, 所以你出包就是被放大, 被加深印象, 不只是linux hacker特別關照你, script kiddie也特別喜愛你, nmap -O 上出現Linux 7跟出現Solaris/SunOS的意思都是一樣的, 都是等於root.....直到研二(2002)的時後, 我還是用 Redhat 6.2.

畢業出社會工作後, Redhat 8.0 很快的出現, 也很快的消失了, 快到令人懷疑它是不是真的存在過, 幸好有RH9的推出. 若要我說 Redhat推出過最廣為使用的版本的話, 相信很多人會跟我一樣說是 Redhat 6.2 (kernel2.2)與Redhat 9.0(kernel 2.4), 這兩個板本算是 Redhat生涯裡重要的里程碑.

很幸運的, 同時間試窗環境X window的發展有了長足的進展, 安裝不再困難, 組態不再複雜, 畫面不再簡陋, 不過我跟它還是不熟悉, 很簡單的原因, 下班後我只想上上網, 打打 game, 而不想搞一些有的沒有的patch, 就算我現在搞好了, 誰知道下個月出新版了是不是又要搞另外一套?

因為我的 kernel沒有 modules, 所以我用 insmod的次數比 modprobe & depmod還要多,我常想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一個會進出 kernel的人, 但是卻不甚了解 modprobe的機制!?
我承認是 old school, 不過也承認有點被 XGL吸引...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

Archives

八月 2006   九月 2006   十月 2006   十一月 2006   三月 2007  

This page is powered by Blogger. Isn't yours?